+
分享到:

十年前寒潮引发的油脂暴涨会重现吗

文/新浪财经 2018-01-12 08:14:01 0 0

 

  来源:一德菁英汇  

 

  2018开启一周,席卷各地的霜雪和扑朔离迷的行情,令不少油脂人忆起十年前的2008:

 

  
那年的冬天特别冷,那年的油价暴涨暴跌,油脂界乃至整个国家都大事频发,雪灾、汶川地震、奥运会...也为十年间的巨变埋下了伏笔。

 

  2008年元月,中国遭遇了百年一遇的特大雪灾,天寒地冻,交通瘫痪。1月30日是传统的农历小年,许多漂泊在外的人们却被堵在归家的路上,一票难求、爬山涉水成了最深刻的记忆。

 

  而中国的油脂人也正进入史上最惊心动魄之“冰与火的考验”,有人甚至未能生还......

 

  1月2日,2008年第一个交易日,美国CBOT大豆期货创34年新高,突破1200美分/蒲式耳,中旬美国农业部月报告利多,美豆继续破1300美分,春节后的2月再上1400美分。

 

  国内油脂市场开启暴涨模式,现货甚至日涨400-500元/吨,2月底,豆油期货主力逼近14000元/吨大关,豆油现货创新高15000元/吨。

 

  在重庆,市民开始到各大超市抢购尚未涨价的食用油,多的甚至一口气买了几十桶,一些小餐馆扛不住成本压力,提高了菜品价格。

 

  1月15日起,发改委启动《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各省市出台重点油企价格干预名单,规定这些油企提价需进行申报和备案。

 

  “疯牛”一路狂奔......直到3月4日。

 

  期市神话:3月4日豆油期货飚至14154元/吨顶点。

 

  开户在美尔雅期货武昌营业部的一位叫万群的退休女教师,发现自己账户市值已达2000多万元,半年前她4万元进入期市,只因满仓全线扑入豆油,越涨越买,创造了期货史上“成为千万富翁的暴富神话”。

 

  然而回到原地,只用了一周:3月7日和10日,豆油无量跌停,3月11日被强行平仓,最终剩下的资金不到5万元。

 

  3月4日哈尔滨地区豆油出厂价格涨到最高点18000元/吨,这一天也成为这轮跨年行情的“牛熊”分水岭。

 

  油价上涨已达到政府不能容忍的地步,更严厉的调控政策陆续出台:对小包装油供应偏紧的地区投放地方储备油,向益海、中粮、九三发放豆油亏损补贴;对不满价格管制停产的油企做出了处罚。

3月初,受美国次贷危机波及,全球农产品开始出现暴跌; 3月初,受美国次贷危机波及,全球农产品开始出现暴跌;

 

  3月31日美农业部的利空报告更开启了多头的“地狱之门”,CBOT豆类期货暴跌,国内农产品期货“一字跌停”

 

  行情演绎着惊心动魄,油企则上演着跑马圈地、群雄逐鹿的大戏,中国油脂势力版图日渐清晰:

 

  三月

  •  

    山东邹平三星集团控股的中国玉米油股份公司在巴黎的欧交所上市,此时已占国内玉米油市场35%,“长寿花”品牌正在打响。

  •  

    全球最大粮商嘉吉公司董事长彭国瑞刚到达中国,就接连拜会了中国各部门的官员。两个月前他也曾经来过,宣布了在华未来投资战略:每年在华建三至四家工厂。

 

  四月

  •  

    福建厦门中盛粮油的董事长黄文传在接受采访时称,三年内“盛洲”要进入中国食用油的第一集团,打造中国非转基因食用油第一品牌。

 

  五月

  •  

    佳格公司多力葵花油宣布推出“充氮保鲜”技术,开启了中国食用油市场100%不添加人工抗氧化剂的新时代。

  •  

    位于西南的重庆粮食集团则正部署做大做强红蜻蜓品牌,领导班子分赴江苏、安徽、湖北,计划设立企业,以占领华中、华东食用油市场,并计划海外设油料基地。

 

  六月

  •  

    天津市聚龙粮油有限公司推出了我国首款小包装棕榈油产品‘假日’抢鲜初榨油”,聚龙也是国内第一家在海外开辟棕榈种植园的企业。

  •  

    民营企业浙江福地农业公司的投资巴西种植大豆项目获得核准。公司将在巴西购地,并委派30户农户赴巴种地。

 

  八月

奥运会在北京成功开幕,金龙鱼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食用油独家供应商。 奥运会在北京成功开幕,金龙鱼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食用油独家供应商。

 

  9月1日,国内《反垄断法》正式实施,适值豆油价格跌破每吨万元大关而东北大豆又开秤收购在即,有关保卫国家粮食安全、挽救民族大豆产业的呼吁此起彼伏,矛头直指几大国际粮商。

  •  

    9月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单个大豆油脂加工企业(集团)大豆油脂实际大豆年加工量达到全国总量15%以上,原则上不再准予其新建和扩建大豆油脂加工项目。

  •  

    中国粮食行业协会发布统计:中国食用油在2007年对外依存度为59%,创下新高;6.2%的外资企业控制着全国超过四成的产量。

 

  火一般的炎夏来了,等待着油脂人的,却是冰一般的行情:

 

  7月初开始,国内外期货、现货市场大幅下跌,豆油价格从11000元/吨左右降至8000元/吨左右。

 

  8月,益海嘉里旗下金龙鱼宣布下调零售价格,降幅超过10%,福临门、鲁花等市场主流品牌跟进调价。

 

  10月国庆节后,世界金融危机深化,国内油脂市场风云突变,连续跌停,豆油期价跌破6000元/吨,菜籽油主力合约期价从节前的8500元跌至6264元,短短九天时间,每吨跌幅高达2236元。

 

  一些贸易商在三四月份时高价囤油,而价格一直下跌,销量萎缩,存货严重,惨烈的行情让很多中小型油脂加工企业损失惨重。亏损少则近百万,多则上千万,规模越大,损失越惨,基本上把近两年赚的钱赔光了。

 

  10月16日,四川乐山某植物油公司董事长因炒植物油期货巨亏跳楼身亡,该公司在1.3万元/吨的高位囤积了1500吨菜籽油,市值缩水了一半。

 

  2008年末的12月,油脂现货价格全面回落:一级豆油的价格从年初的每吨16000元降至8000余元,四级菜油每吨7000元~8000元,三级棉油每吨 6300元~6400元,棕榈油每吨最低只有4500元。

 

  而就在全球进入经济冬天的时刻,仍有油企在寻找更宽广的根基:

 

  十一月

  •  

    广州植之元 A股上市成功,成为唯一一家主营业务为食用油压榨的上市公司。

  •  

    龙大花生油 宣布进军全国市场,新品广告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热播。

 

  十二月

  •  

    安徽大平集团 米糠油项目生产线投产,上市特色油脂品种;

  •  

    向来在花生油市场独树一帜的鲁花,创新推出了一款调和油。

 

  2008年承载了油脂人太多的悲与喜、终与始,常常想起,永难忘记......

分享到:
标签: 美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