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美国对伊朗“追捕令”果真奏效?三大维度看清美伊乱局

文/网易财经 2018-08-10 11:25:10 0 0
5月9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不顾各个国家的强烈反对,单方面以蛮横的方式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美国财长随后表示,将立刻采取行动响应总统决策。计划在90天和180天的缓冲期过后,美方将重新全面执行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包括商业服务、金属贸易、伊朗能源及金融机构都位列其中。

在本周这一事件持续发酵,特朗普威胁称与伊朗和美国做生意之前两者取其一,势要各国迫于淫威而与伊朗划清界限。在美伊制裁的“追捕令”中,伊朗的现状如何?各国又有何动作?本文将做解析。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国到底是怎么想的,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能得到什么?


在中期选举前控制油价高企(尤其是汽油,石油需要冶炼)是特朗普一直想做的,如果油价始终居高不下,那么能源消费占比将会上升,这会挤压居民对其他消费品的的支出,最终导致的结果是通胀上升。

而美国70%的经济都是靠内需拉动的,通胀加速上扬又会导致美联储更激进的加息政策显然对经济不利,特朗普若想更好的推行政策,甚至在2020年获得连任其所在的共和党必须在参、众两院维持绝对控制。

这也是特朗普有意将11月4日定为各国进口伊朗石油最后期限的原因之一,本周他也只是围绕黄金贸易、汽车业实行经济制裁,伊朗的能源业和石油交易在11月4日前至少能免于毒手。

此次特朗普对伊朗的最高限度制裁(依据美国国内内法但违背世贸组织规则)其实是想实现三大战略目的。

首先,石油业收入占伊朗外汇总收入的一半以上,美国掐断其经济命脉旨在 迫使德黑兰停止其核和导弹计划以及参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地区冲突。另外,在美国制裁伊朗时,沙特却享受着油价上涨的红利,这进一步制造了沙特与伊朗的尖锐政治对立, 推动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代理人战争。

其二,一国的能源掌控权利是十分重要的,在北约问题谈判的时候,特朗普曾指出德国完全被俄罗斯控制,为天然气向其支付数十亿美元,而不愿意增加军费开支在GDP的占比。

之前容克访美也是提到增加美国的大豆、天然气的进口,美国通过切断欧盟的石油货源(包括亚洲的印度和日本)来迫使他们回到美国的页岩油。

在2015年后,伊朗逐渐将原油产量和出口规模恢复到制裁前的水平,给美国造成了很大的威胁。饶了一大圈, 让这些国家重新回到美元霸权的统治,被剥削和奴役,这样既削弱欧盟日本,又巩固美国的经济霸权。

所以欧盟在对伊朗制裁问题上一直持很大异议,德国经济部发言人阿莱马尼8月8日表示,德国对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表示遗憾,认为美国的域外制裁违反了国际法。阿莱马尼重申,只要伊朗继续遵守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德国也将继续履行该协议。

最后其实现在一个三足鼎立的局面正在成形。因为从6月份的OPEC会议来看其影响力在削弱,俄罗斯和沙特已经绕开这一体系单独谈判。美国要求沙特动用200万桶/日的闲置产能,但这既不符合此前恢复到100%的减产执行率也不符合分配给各国的产出份额,如果沙特照做那么其实是变相架空了这一组织的约束。

美国借助科技改革和6.6亿桶的战略石油储备势要在石油价格上重获话语权,目前沙特、美国、俄罗斯的总产量已经能满足三分之一的全球需求,三者的体量都在1000-1100万桶/日。美国虽然连续第二周产量下滑至1080万桶/日,但是沙特7月也只有1029万桶/日,略降低20万桶/日。

各国都是怎么应对的


☆雷声大,雨点小的纸老虎欧盟☆

在签署伊核协议处于对廉价能源的需求,欧盟各国都加大了与伊朗的业务投资往来,西方提供先进的技术和资本投入形成了一个双赢的局面,仅德国就占欧盟总投入的60%。

在8月6日,英、法、德三国外交部长与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发表联合声明,里面提及对美国重启伊朗制裁的遗憾并宣布正式启动 “阻断法案”

“阻断法案”(Blocking Statute)系1996年引入欧盟,当时即为反制美国“域外法权”。按此法令,如美国对别国的制裁殃及欧盟企业,涉事企业无需遵守相关制裁法案,还可索赔损失及冲销外国法院基于制裁法案所做判决的影响。

同时,欧盟希望绕开美国结算体系,启用欧元结算并拟激活伊朗央行的账户,使其能够免于经济上的孤立。

尽管欧盟表态和措施坚决,不过当地的企业可不敢冒这个风险,比如德国汽车三巨头之一的戴姆勒奔驰集团就宣布中止在伊朗增产计划。此前,道达尔、西门子、标志、德国安联保险公司、丹麦马士基航运公司、荷兰皇家航空、奥地利航空等超过10家欧企宣布自愿暂停或减少与伊业务往来,以求免于风暴中心。

有分析称,欧盟与伊朗交易占比仅占全球贸易的0.6%,而在 美国的欧洲公司带来的收入是伊朗的35倍,孰轻孰重一目了然。所以欧盟到底有多少实际举措去和美国硬掰手腕令人生疑,可能这只是一场政治作秀罢了,而伊朗就变成了一颗 可有可无的弃子。

☆趋炎附势的日本、韩国、印度☆

亚洲的发达和新兴国家经济体是主要的石油需求国,为彻底遏制伊朗石油出口,美国一直在游说印度,中国和日本等石油进口国,以结束对伊朗的原油采购。据跟踪公司Kpler称,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 占伊朗5月份出口量每天270万桶的近65%。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2018年伊朗出口至亚洲各国的原油数量)

6月的贸易数据显示,印度自伊朗的石油进口已经同比减少了25%,6月份伊朗的石油进口数量已由77万桶/日减少至57万桶/日。

不过印度并不老实,背地里还在搞小动作,7月份从伊朗的原油进口较6月大增30%至76.8万桶/日,分析称是为了赶在制裁前的抢货行为。不过迫于美国的威慑,8月可能会继续减少从伊朗继续购买石油。

印度国家银行已经通知炼油厂,在11月4日之后将不再提供欧元支付途径,同时做好寻找替代供应商的准备。

韩国是伊朗精炼油的头号买家,不过有消沉其可能在9月份降至3年来最低水平,之前其进口的峰值是1850万桶,而在2015年12月份与伊朗关系最紧张的那段时期,总进口量只有200万桶不到。

日本和印度一样也是在耍滑头,5月的进口量同比暴增31%,创下8个月的新高,达到了21.1万桶/日。不过随着美国的高压铁腕政策,日本也已经妥协。

日本海运商也正在通知客户,可能从9月以后不再运输伊朗原油。三菱日联银行已告知石油经销商,将从夏季开始停止结算伊朗相关的交易,除非日本能得到美国豁免制裁的保证,瑞穗银行也在考虑类似政策。由于当前石油以美元计价为主体,交易商无法绕过美国银行支付体系购买石油。

日本意味外交部官员称,“我们能做的一切就是与美国谈判,说服他们豁免日本”。其实上述的各个国家频繁谄媚都是为了获得美国的豁免权。

伊朗国内是什么态度


特朗普曾向伊朗抛出过橄榄枝,他表示:“我仍然愿意达成一项更全面的协议, 解决伊朗政府的各种恶意活动,包括其导弹开发计划及其对恐怖主义的支持。”所以他的意思很明显,通过极限施压来实现利益最大化, 所有的政权博弈不过是一场利益交易。

但是鲁哈尼的态度很明确,你要和我谈判你就得展示出诚意,美国人必须先证明他们愿意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不是通过经济上的制裁孤立强迫其回到谈判桌。在本周三会见朝鲜外交部长时,他还告诫美国不可信,不遵守任何义务。

从道义立场角度来看,在伊朗没有违背核协议的宗旨时,其本身是占据法理和道德立场的,不过这对于伊朗的民众可能很难理解。

据伊朗通讯社本月报道称,该国石油公司预计今年出口将下降50万桶/日。伊朗官员私下预测至少下降100万桶/天,而一些行业分析师警告说,它可能超过200万桶/日。

由于经济停滞和政治外压的双重打击,伊朗本国货币里亚尔已经崩盘,仅今年4月以来贬值超过50%,通货膨胀高达203%,是官方宣布的10.2%的20倍。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伊朗的通货膨胀率迅速走高)

年轻人的失业率飙升,而生活成本压力与日增大,恶化的经济形势导致民众批评鲁哈尼的中东政策,特朗普也达到了煽动民情的目的。

现在伊朗处于一个尴尬的地步,倘若其服软和美国进行单独谈判,这就把一直袒护其的欧盟置于一边,由于美国的百般刁难其也难套得便宜。

但是美国方面真的有决心去将其石油出口降至0也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其之前有过豁免部分国家的打算。本次美日的贸易谈判,美国急切的想打开农产品出口的新市场,两国除关税汽车问题外,是否豁免日本从伊朗进口原油也是美国的一大筹码。
分享到:
标签: 美联储 耶伦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