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80%的MT4交易者都忽视了执行和滑点,但FCA已经开始重视了

文/Chris 2017-04-20 15:15:34 1 0

在全球一些拥有众多电子交易公司的地区,特别是北美洲,在那里绝大多数的交易都是在银行间市场进行,或是由专业交易者在巨大的财富管理平台上进行,所有的交易数据都必须每天上传到全美期货协会(NFA)的交易报告系统,在显微镜下,平仓交易时的滑点和不可接受的延迟现象特别多,监管机构也曾公开对出现此类情况的经纪商进行过财政处罚。


例如,2014年2月,知名外汇经纪商福汇(FXCM)跟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订立一项和解。和解乃因应福汇英国在2006年8月至2010年12月对销交易时处理价格改善的交易执行手法。


根据和解条款,福汇英国已同意向FCA支付合计400万英镑的罚款,及向受影响客户提供约1000万美元的退款。福汇已就此事提拨准备金1690万美元,以反映和解条款及相关开支。


就福汇于2013年8月至2014年1月的六个月期间所执行合共43,128,901项外汇及金属交易进行分析,有15%的交易受惠于价格改善,总计逾1550万美元。


去年,知名外汇行业网站FinanceFeeds运行了一个自动化的网络爬虫工具,提供了有关使用MT4的活跃经纪商数量的准确结果。


当时的统计结果是截至到2016年3月20日,使用MT4的活跃零售外汇经纪商有1231家,其中有许多是迈达克(MetaQuotes)的白标客户,他们已经为白标平台许可证支付了5000美元,然后这些白标经纪商的客户订单要么是给到另一家零售经纪商的交易平台,或在某些情况下,客户订单没有划到平台商,而是内部化了,即跟客户做对手操作。


在这些活跃的经纪商当中,约有150家总部设在塞浦路斯,并拥有CySec监管牌照,其中包括遵守MiFID II(欧盟金融工具市场指令II)规定,并服从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ESMA)所制定的规则。在英国和美国,MT4平台是罕见的,相比之下,他们(经纪商)的专有平台更加规范,所以可以很公正地说,这1231家经纪商和品牌绝大多数都在亚洲、塞浦路斯和中东地区,或者说是在离岸管辖区注册,这些地区往往监管松懈。


外汇订单的执行问题


外汇市场里,一个外汇交易订单是如何去到市场成交的,也就是说,终端客户在外汇市场里面的交互信息流和资金流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在你的外汇交易软件上以制定的订单类型(即时/挂单/止盈/止损)将一笔订单发送至经纪商服务器,经纪商服务器将检查订单是否正确,订单通过检查后在经纪商服务器上进行等待处理,这时候处理可能会出现4种情况:


①被执行;


有交易员处理平台(DD)/做市商(MM)平台可以通过建立对立的仓位来完成,也可以通过将交易者的订单与其他客户的订单进行匹配,也可以做对手单的同时对冲风险(这种情况极少出现)。


无交易员处理平台(NDD)时,订单直接在大型机构或另一些经纪商提供的流动性池进行匹配。经纪商要么收取佣金,要么增加点差。


在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执行订单的流程相当复杂,那么一些不良经纪商就会很容易从中做手脚。有的对外宣传是无交易员处理平台,但实际上却是做市商(相关阅读:实用 | 9招教你轻松区分“真假”STP/ECN经纪商);很多合法的STP/ECN经纪商更愿意加点差,而不是收取佣金,因为连接到流动性网络的费用相当高。


80%的MT4交易者都忽视了执行和滑点,但FCA已经开始重视了


交易量较小的外汇经纪商,自然会选择加点差的方式。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当一家零售经纪商是由一批客户较少的新手交易者组成的,那么你就需要对执行订单的流程保持警惕了。


②过期并随即被取消;


③拒绝;


譬如,市场上没有合适的供方,或被交易员拒绝等。目前大多数客户进行外汇交易都是使用国际外汇市场通行的操作软件MT4操作软件相关阅读:中国的外汇平台难题:未来是MT4还是MT5?),而在MT4上支持的是全部执行或者不执行(FILL OR KILL),不支持部分成交。比方说,你下了100手的欧美买单,但市场上的卖单只有80手,那么你的单子就不会被执行。


有交易者认为有了止损就彻底限制了风险,这种想法也是错误的。止损只是风控之一,但止损单也有执行风险,因为所有止损单代表的意思是“到了这个价格就递交一个市价单进去”,但是目前市场上的平台基本都会有滑点,特别是重大财经事件、数据公布前后,市场波动激烈的时候,根据波动速度,会通过后台技术延迟,导致滑点使客户不能按止损价止损,而且不少平台还会通过延缓交易速度,干扰客户交易。


④由交易者自己主动取消。


80%的MT4交易者都不了解执行和滑点


FinanceFeeds推断,全球大约有80%的零售交易者都不知道应用于其交易账户的滑点情况以及执行速度慢的程度,且他们还无法因此去质疑或证明到什么,也无法更为有效地测量账户在进行一项特定交易时是否会按照正确的做法执行。


也许更令人担忧的是,许多介绍经纪人(IB)也不知道如何监测这一点,因为许多人都专注于销售和营销,而不是开发可以测试正被引用的报价以及被经纪商所执行订单的可信性的系统。


但中国的IB除外,中国的IB群体很庞大,包揽了从后台,到客户服务,再到投资组合管理和算法开发的全套成员,所以他们有资源去开发系统,测试他们推荐客户去的那家经纪商的操作行为,而这往往是通过开发能够筛出交易历史上异常值的自动化软件来实施。


CySec是一家独特的监管机构,它几乎完全只管理零售外汇品牌和经纪商,不会监控订单的执行情况或滑点。从很多案例中就可以看出来,最典型的是塞浦路斯最大的经纪商之一FxPro,发布了自己的滑点和执行数据,但这些数据是由该经纪商自己制作的,并不受专业人士的审核,后者往往会从外汇公司的交易历史中抽取样本并进行公正审核,因此,像零售经纪商的批量报告一样,这种数据更像是公关应付而非事实。


事实上,自从FxPro在2015年开始发布其滑点统计数据的报告之后,从未有任何公正的监管机构对该公司的办事处进行过检查,以判断这是否有效。


这本身就是缺乏透明度,但有一个更有问题的情况是,FinanceFeeds通过检查几家塞浦路斯经纪商的执行统计数据后发现,许多经纪商已经明确对交易账户应用了滑点和重新报价,同时希望他们的IB或直客不会察觉到这一点。


80%的MT4交易者都忽视了执行和滑点,但FCA已经开始重视了


在监管程序中,这是超出(监管)范围的,不属于许多监管机构的职权范围,所以不幸的是,很多经纪商都在普遍这样实行着。


如何避免被提供不良执行?FCA已经引起重视了


无论是IB,一家想从更大型的公司那里获取解决方案或流动性的小型经纪商,还是一个直客,这种隐形的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通过深入研究公司的商业结构来避免的。


上个月,英国的监管机构FCA在官方声明中表示,“FCA将在2017年重新审视最佳执行情况,了解投资管理公司哪些步骤来评估其与最佳执行的差距。公司需要提供证据表明,资金和客户投资组合不会花费太多的执行成本。


“如果我们发现公司仍没有履行他们的最佳执行义务,那么我们将考虑采取适当行动,包括对具体公司、个人或具体做法进行更为详细的调查。”


FCA去年晚些时候表示有82%的价差交易客户亏钱,并引入标准化风险警告,希望强制披露所有供应商的客户账户损益比,以更好地说明这些产品的风险和历史性能。这是因为对于外汇期货产品的差价合约进行定价和清算是非常困难的。


对于FCA高度关注最佳执行及透明度的问题,BestX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Pete Eggleston表示,“我认为最重要的外部因素之一是,最佳执行是行业最佳实践的核心组成部分,而不仅仅是满足MiFID II义务的要求。即将出台的“全球外汇行为准则”是定义这种最佳做法的另一个关键里程碑,根据FCA‘专题审查’中规定的原则,所有这些原则都需要市场参与者认真对待。”


“一个关键的外部因素是,监管机构正在寻找所有资产类别(交易所交易和场外交易)以及所有交易(语音、电子等)关于最佳执行的定义、实施和记录的证据。”


这可能令人放心,不过,在英国经营的公司的质量更能说明问题。例如,CMC Markets投资了1亿美元来开发其自有交易平台“Next Generation”,并将其整个交易进行内部托管和运营。该自有交易平台为全球交易者提供了全面的交易数据包,能百分百自动执行。该公司在去年还正式上线了专门为金融机构打造的API技术,以满足机构对流动性的需求,这意味着CMC Markets正式推出了机构经纪业务。


瑞讯银行(Swissquote)、IG银行,杜卡斯贝银行(Dukascopy)和盛宝银行(Saxo Bank )都拥有瑞士的银行牌照,因此他们的执行都是他们的责任(义务),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对滑点和错误报价是很不欢迎的,这反过来要求任何受其监管的公司(FINMA要求旗下的外汇交易商都必须持有银行牌照)都拥有自己完全专有的系统,因此每个方面都不受外包做市商的干扰,且完全可以由瑞士当局审核。


在建立新的IB关系时,值得检查的是,有关公司是否处于主要部门之列。Invast Global,ADS Securities,Saxo Bank和CMC Markets均为机构提供主要的流动性,因此他们与一级银行的eFX部门有直接关系,这意味着他们能够以正确的市场报价立即执行(甚至在交易内部化的时候)。


盛宝银行API业务负责人Lucian Lauerman去年12月份接受FinanceFeeds采访时就如何开展与银行之间的关系方面解释称,“由于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以及我们作为受监管的银行身份,我们与市场上最大的流动性提供商保持了长达数十年的稳定关系,同时我们能够有效评估市场的新进入者。这是一个主要的区别。”


盛宝银行亚太区首席执行官Adam Reynolds于今年2月份在香港的一场关于全球财富管理者和对冲基金运营官的私人会议上表示,“客户想要与平台互动的算法功能和图表,并能够清楚地看到他们所持有的是什么。一个真正的多元资产策略是必须的,而从客户的角度来看,他们正在研究资产配置。”


“即便是在如今的环境中进行零售交易,拥有一个外汇平台、另一个股票平台,以及再一个交易所交易期货的平台,并非一个极好的用户体验。这是许多机构目前都面临的挑战。银行业的历史始终保持着一种孤岛思维,因此如今的要求就是历史悠久的机构面临的新挑战。”


“我在美银美林工作了12年,在那段时间里,银行花了一大笔钱来开发自己的单一处理平台,这可能到目前为止很多人都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即便花了一大笔钱,它仍旧不如Velocity、Autobahn或BARX好。它只是为ISDA(国际互换与衍生品协会)和CSA(信贷支持附件)设计的,并且由于此类动态存在,试图将这种类型的系统单独适应给最终用户对于银行来说是困难的。”


其它重要的检查标准包括,公司如何接近市场,是否有使用三大桥接供应商之一(oneZero, PrimeXM和Gold-i)来将自己连接到银行间外汇市场。


如果经纪商无法对其如何与实时银行间市场进行互动及其价格走势如何构成提供这种全面的回答,即便你只是一位零售客户,这些将帮助你去检查这家经纪商的结构是否正确,或是否是一个不可靠的白标MT4公司——正在扭曲你的订单。


对于一负责客户交易账户的IB而言,这可能更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那么,如何去确保客户得到最佳执行呢?


这时候就需要一种系统的方法,使用足够灵活的技术来允许经纪商实施特定最佳执行策略。一旦实施,交易分析和例外报告的过程应该是自动化的,从而产生易于理解的结果,此结果可以用于执行及决策。这个正反馈循环是所有最佳执行过程的关键组成部分。


任何具体的交易随着市场变动都可能导致执行绩效不尽人意——关键在于监控每一个交易,了解异常值,随着时间的推移,策略性地回顾结果,看看可以做出哪些改进来提高表现。这需要对大量交易行业进行分析,但它不仅仅是一个“大数据”项目。结论和行动需要从最佳执行分析来定义,所以“智能数据”而不是简单的“大数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