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一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逾千亿美元,人民币贬值压力仍未远去?

文/Chris 2016-04-21 10:15:11 81 0

中国外管局官网周四(4月21日)公布数据显示,


2016年3月,银行结汇7655亿元人民币(等值1177亿美元),售汇10023亿元人民币(等值1540亿美元),结售汇逆差2368亿元人民币(等值364亿美元)。其中,银行代客结汇7109亿元人民币,售汇9296亿元人民币,结售汇逆差2187亿元人民币(等值336亿美元);银行自身结汇546亿元人民币,售汇727亿元人民币,结售汇逆差181亿元人民币。


2016年1-3月,银行累计结汇22858亿元人民币(等值3500亿美元),累计售汇31010亿元人民币(等值4747亿美元),累计结售汇逆差8152亿元人民币(等值1248亿美元)。其中,银行代客累计结汇20043亿元人民币,累计售汇29063亿元人民币,累计结售汇逆差9020亿元人民币;银行自身累计结汇2815亿元人民币,累计售汇1947亿元人民币,累计结售汇顺差868亿元人民币。


2016年3月,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入15259亿元人民币(等值2345亿美元),对外付款16959亿元人民币(等值2606亿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700亿元人民币(等值261亿美元)。


2016年1-3月,境内银行代客累计涉外收入43301亿元人民币(等值6631亿美元),累计对外付款50644亿元人民币(等值7754亿美元),累计涉外收付款逆差7343亿元人民币(等值1123亿美元)。


数据公布前,彭博撰文称,人民币汇率走稳及购汇需求受到抑制,将推动今天公布的3月份结售汇指标好转。而招商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谢亚轩也曾指出,3月份购汇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急切,企业有结汇需求的也会考虑出手,结汇量会有所增加。


不过,谢亚轩表示,3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规模虽较今年前两个月明显收窄(1、2月份分别为逆差694亿美元和逆差350亿美元),但与官方此前公布的3月贸易顺差298.6亿美元相比,仍显示出企业强烈的持汇意愿。


然而,中国外管局发言人王春英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表态是乐观的:


跨境资本流出近期明显缓解。

近期变化说明跨境资本流动在短期波动后向基本面回归。

人民币跨境流动未来仍将稳定。

双向跨境流动将会更加活跃。

跨境流动将会可预测及可控。

不排除一些短期因素会对短期跨境资本流动有影响。


企业购汇意愿减弱。

第一季度银行结售汇和涉外首付款呈现逆差。

二、三月份企业和个人境内外汇存款增幅大规模收窄。

远期市场外汇供求逐渐趋向平衡。


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稳定。

人民币波动一直在稳定区间。

人民币汇率在均衡和合理的水平运行。

人民币回归理性的趋势会持续下去。

中国参考篮子汇率,没说钉住篮子汇率。

人民币兑货币篮子的表现可以定义在基本稳定的区间。


外汇储备仍然充裕。

外汇管理未来在坚持改革的同时守住风险底线。

会进一步推动资本项下可兑换。


当前经济金融框架下,中国将可以适应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

会推动汇率市场化改革,增加市场广度深度。



人民币贬值压力并未远去?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近期企稳的同时,去年“8.11汇改”后中国逐层收紧的外汇管理政策却并未随之放松。此前,彭博援引知情官员表示,限制企业购汇的措施目前没有松动,估计至少在今年上半年都不会退出;外汇管理的持续偏紧状态表明人民币贬值压力并未远去。


从此前已公布的数据来看,3月份外汇储备五个月来首次回升,央行口径外汇占款环比降幅也收窄至五个月来最窄,显示资本外流状况已明显改观。不过,上述官员表示,跨境资本流动从表面看形势有所好转,主要原因是近期部分企业的购汇需求被限制或者推迟,企业对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预期并未扭转。该官员还称,多数企业仍然认为人民币是风险资产,除非需要支出人民币,否则几乎没有结汇意愿。


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为应对人民币快速贬值及押注贬值形成的购汇潮,在干预汇市的同时,收紧了针对外汇业务和资本进出的管理,此类为监管部门称为短期的宏观审慎措施包括对远期外汇业务收取20%保证金,要求银行严格审核外汇交易真实背景等。


瑞穗银行(Mizuho Bank)策略师张建泰在采访中表示,“中国会对撤销有关政策持比较谨慎的态度,目前觉得还是以维稳为主,资金外流风险仍然比较大。”他称,市场主要观点仍倾向人民币贬值,预计中国针对企业购汇的限制性措施未来半年不会退出。


1月中旬后,美元涨势暂告段落,人民币汇率在2、3月份连续两个月兑美元走升,境内外价差收窄。外管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3月份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59%,较2月份回升3个百分点,说明今年以来企业、个人保留外汇收入的意愿总体较为平稳。企业购汇意愿减弱,偿债节奏有所放慢,3月份衡量购汇动机的售汇率为74%,持平于2月份,较1月份下降16个百分点。


然而,正如上述知情官员指出的,由于当局通过窗口指导等方式,要求银行避免企业出现大额集中购汇,截至目前的购汇数据可能并未充分反映市场购汇需求的全貌。该知情官员亦指出,目前企业刚性购汇需求仍存在,如果继续像此前压制这些刚性需求,企业也将面临着更大的汇兑损失风险。


可以注意到,今日外管局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表现可以定义在基本稳定的区间”,是对近日市场上注意到人民币汇率有“明稳实贬”迹象的回应。


反映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走势的CFETS人民币指数已经连跌三周,至上周五已经跌至97.38,这引起了市场人士的关注。容忍贸易加权汇率走低可能表明,面对人民币贬值压力,中国官方在维持资本管制阻击外流的同时,也有顺势疏导的一面。


澳新银行(ANZ)外汇策略师Khoon Goh今年以来已经多次下调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的汇率预测,而瑞信策略师Ray Farris与Trang Thuy Le本月稍早在报告中则表示,该指数跌破98会令市场对中国政府稳定汇率承诺的可信度产生质疑。


华侨银行(OCBC)驻新加坡经济学家谢栋铭亦对这一趋势表达了担忧,“不知道人民币指数底在哪里的最大风险,就是一旦美元出现趋势反转的时候,美元兑人民币可能会出现大幅反弹。”


莫尼塔研究董事总经理钟正生本周在研究报告中预计,美联储可能在6月启动第二次加息,在此之前美元或明显走强,再度施压人民币汇率。他指出,眼下也许正是人民币策略性贬值的“相对有利的时间窗口。”


不过,随着今日外管局数据的公布,以及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在岸人民币收复6.48关口。今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创一周来最大下调幅度(0.35%),在岸和离岸汇率双双延续隔夜跌势,昨日人民币结束三连升势。


一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逾千亿美元,人民币贬值压力仍未远去?


持续更新中......

分享到:
热门推荐 更多>>